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法官到老袁的家里调查

6月15日,还在南京医院治疗期的淮安市淮阴区老袁专程赶到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给该院民三庭法官王百川送上了一面锦旗,上书:“维护正义两袖清风、执法为民一身正气。”
这要从一起“特殊”的案件说起。
特殊的当事人:一名癌症患者与镇政府之间的官司
老袁自2001年起在淮阴区镇政府工作,尽管没有编制,一家人倒也过得有滋有味。而2005年,老袁的父亲和妻子先后身患重病。为了治病,老袁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甚至卖掉了祖宅,却仍没能挽回父亲和妻子的生命。
面对家里年过八旬的老母亲、年幼的孩子以及沉重的外债,力不从心的老袁想到了自己工作多年的镇政府。2009年10月,老袁以书面的形式向镇政府提出加工资、补缴社会保险等要求。没想到几天过后,等来的却是镇政府要其离岗的通知书。
愤怒的老袁一纸诉状将镇政府告到法院,主张确认其与镇政府存在劳动关系,要镇政府补发工资和补办社会保险。镇政府也拿出各种材料证主张法院驳回起诉。双方的官司一直上诉到了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雪上加霜的是,在诉讼期间,老袁也被查出身患癌症。
法官到老袁的家里调查。暗黑的房间里摆着老袁父亲和妻子的遗像,墙角醒目地堆放着一大堆药盒。没有床,老袁自己就睡在地上。满头白发的老母亲为了给儿子减轻点负担,每天在家自己赶做鞋垫以换一点油盐钱,“一双卖一两块钱”。
看着老人家那无助的眼神,法官们都感受到了肩上沉甸甸的份量。
特殊的办案过程:原告当庭提供一人高的材料
承办法官和老袁第一次见面是在2011年春节前的一场大雪之后。法官看到老袁时,老袁自己孤零零的站在雪中等待法官。法官见面后急忙让老袁进入法庭。初次见面,从老袁的眼神中,法官看到了乞求、怀疑,甚至还有凶光。
而开庭的时候,老袁当庭出示了自己近十年来亲手编写的材料,摞起来足有一人高。庭审结束后,老袁坚持要法官收下这些材料。可这么多的材料根本无法入卷,很难保存,而如果不收下,则很可能会导致老袁对法院的不信任。最终,法官收下了这些材料。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老袁一听到要调解立刻表示坚决反对,并且几乎一天一个电话地催促法官快审快判:“从立案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天了,你们难道想等到我死后再判吗?”
尽管如此,法官们总是热心地接待老袁,递上一杯热水,耐心地听他倾诉。仅在中院谈话室,法官就与老袁交谈16次。
为及时妥善解决此案,法官们还多次登门拜访:
法官第一次登门是在庭审后为了了解情况主动前往的。到了家里,老袁颤巍巍地端来一杯热水,尽管知道老袁身患重病,法官们还是一饮而尽。老袁流着泪说:“你们不嫌弃我有病,还到家里为我办案子,你们是好人……”
法官第二次登门,将法院调查收集到的材料拿给老袁看,并向老袁解释一些有关办案程序问题,以消除老袁的猜疑。老袁说:“你们这么重视我的案子,我很感动。”
在确定初步调解方案后,法官准备和袁某联系。可是袁某在去看病的时候没有带手机,联系不上,法官就第三次登门拜访,发现只有老袁的老母亲一人在。袁母看见法官又来了,也很感动,在法官的开导下,表示自己会协助做做老袁本人的思想工作。老袁回到家后,看见法官正在与自己的老母亲亲切谈话,悄悄地拉过法官说:“谢谢你们,很久没看见老母亲这么笑过了!”
在一次拜访中,庭里的车子不在,天又下着雨,打不到的士,为及时地听取老袁的意见,承办法官王百川毫不犹豫开自己的私家车去了老袁家。事后,王法官的妻子开玩笑地说:“你这个法官干的真奇怪——别人是公车私用,你倒好,是私车公用!”王百川同志不以为然,他认为法官就要为人民做事,只要能圆满解决好这个案子,受点“委屈”,吃点“小亏”是值得的。
特殊的结案:当事人委托法官全权代理
在反复做老袁工作的同时,法官积极与镇政府沟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取得镇政府有关负责同志的理解和支持,把双方的意见及时地汇总,抓紧研究,寻找双方的共同点。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老袁亲笔写下了“委托承办法官王百川同志全权代表其处理本案,家给法院当”的意见书递交给法官。
王百川法官办案几十年了,这种事情却还是第一次遇到。
5月18日,双方终于签订了调解协议,对老袁的治病问题、袁母的生活问题、子女问题都作了妥善的安排。
镇政府代理人感慨说:“法官们能把这个历史遗留下来的棘手问题妥善解决,不简单、不容易!”
老袁则用调解来的“救命钱”到南京住院。病床上的老袁对法官的付出念念不忘,于是不顾身体羸弱专程到法院送上锦旗。